发展5G应该实事求是 不能片面追求账面数据

  原标题:发展5G应该实事求是 不能片面追求账面数据

  每经评论员 凌建平

  目前,三大电信运营商都已发布上半年财报。数据整体看起来很美,其中5G用户数最有意思,截至2020年6月底,中国移动5G套餐客户达到7020万户,渗透率为7.42%;中国电信5G套餐用户3784万户,渗透率为11.02%;中国联通并未公布具体的5G用户数。

  如果将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的5G用户数简单相加,可知5G用户数已经超过1亿户,这还是在没有计算联通5G用户数据的情况下。但笔者注意到,据工信部日前发布的数据,目前我国5G手机销量为8623万部,其中5G用户达到6600万户。

  虽然存在部分用户同时开通移动和电信5G套餐的可能,但以笔者的切身感受来看,这种情况并非主流。那么,为何电信运营商统计的5G用户数与工信部发布的数据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呢?

  原来,移动和电信统计的是开通了5G资费套餐的用户数,而工信部统计的则是拥有5G手机且使用5G网络的用户数。

  笔者认为,出现这样的数据打架情况,主要是因为运营商对5G用户数据的过分追求。要知道,开通了5G套餐,并不意味着一定能用到5G网络。这样的数据,在很大程度上是“失真”的,不仅不能准确反映电信运营商的真实运营能力,反倒可能成为其经营的拖累,甚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宏观决策。

  发展5G固然重要,也是大势所趋,但运营商应该正视现实,用内容和服务吸引用户而不是去片面追求数据好看。须知5G需要巨大的投入,而且运营成本较4G明显上升。如果真正的5G用户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多,而5G基站却越建越多,这样只会导致成本的非理性增加。目前,已经有运营商为了节约电费而在非高峰时刻选择让5G基站休眠。中国移动也在财报中坦承“5G网络、数据中心等规模扩大,电费较快增长”。这些问题,都是值得警惕的。

  高质量地发展5G,笔者认为三大运营商应该正视现实,从下面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主动挤掉水分。虚胖的5G数据并不能真正服务社会也没有商业价值,甚至可能侵犯用户的知情权和消费者利益,对国家的宏观决策也有负面影响。

  第二,着力发展现象级应用。3G转换到4G的“关键一役”,笔者清晰记得是因为微信这个现象级应用的出现,抢红包的推出大大促进了4G的发展。而现在4G到5G,大部分人几乎感受不到实质性的变化,因为语音等应用在4G状态下已经够用了。

  第三,发展5G应该从现实情况出发。如果说各个中心城市有大规模发展5G的需要,那就在各个中心城市加速发展5G,推动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的落地,而在其他城市和农村地区,5G并不是一个必需品,建设速度可以稍慢一些。

  第四,5G建设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和投入。深圳市日前政府宣布,已建成超4.6万个5G基站,实现全市5G基础设施全覆盖。显然,这些设施的建设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

  国际数据公司(IDC)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国内市场5G手机近四个季度以来累计出货量超过6700万台。这说明用户也已经慢慢接受5G手机,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但只有真正有用的内容和应用驱动,用户才可能真正消费5G,这是电信运营商必须正视的现实。

��

  高质量地发展5G,笔者认为三大运营商应该正视现实,从下面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主动挤掉水分。虚胖的5G数据并不能真正服务社会也没有商业价值,甚至可能侵犯用户的知情权和消费者利益,对国家的宏观决策也有负面影响。

  第二,着力发展现象级应用。3G转换到4G的“关键一役”,笔者清晰记得是因为微信这个现象级应用的出现,抢红包的推出大大促进了4G的发展。而现在4G到5G,大部分人几乎感受不到实质性的变化,因为语音等应用在4G状态下已经够用了。

  第三,发展5G应该从现实情况出发。如果说各个中心城市有大规模发展5G的需要,那就在各个中心城市加速发展5G,推动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的落地,而在其他城市和农村地区,5G并不是一个必需品,建设速度可以稍慢一些。

  第四,5G建设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和投入。深圳市日前政府宣布,已建成超4.6万个5G基站,实现全市5G基础设施全覆盖。显然,这些设施的建设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

  国际数据公司(IDC)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国内市场5G手机近四个季度以来累计出货量超过6700万台。这说明用户也已经慢慢接受5G手机,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但只有真正有用的内容和应用驱动,用户才可能真正消费5G,这是电信运营商必须正视的现实。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

资本玩家徐茂栋再被交易所点名 ST步森违规担保余波未了

  文|王茜

  近来在江湖几近销声匿迹的“星河系”创始人徐茂栋,8月20日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

  监管函显示,在作为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步森(维权)”)原实际控制人期间,徐茂栋通过管控及挪用公章的方式,在未履行ST步森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的情况下,以ST步森的名义为其所控制公司的借款进行违规担保。经法院判决,ST步森需就该违规担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这笔担保可回溯至2017年下半年,正好处于徐茂栋高价转手ST步森股份的前夕,时间点十分微妙。

  据ST步森今年8月10日发布的公告,2017年9月和10月,步森股份分别为徐茂栋实际控制企业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马股份”)两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在此后的诉讼纠纷中,ST步森被法院判决需要对天马股份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涉及诉讼金额合计5500万元。但对于上述对外担保事项,ST步森均未及时披露信息。

  证监会据此对ST步森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50 万元罚款;对徐茂栋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时任董事长陈建飞因为应徐茂栋要求,由徐茂栋派人保管和监督上市公司公章使用,引发上市公司公章使用失控,也被给予警告,并处以 15 万元罚款。

  事实上,通过上市公司为自己控制的企业提供违规担保只是徐茂栋的“常规打法”之一。

  2019年7月,徐茂栋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天马股份,被证监会查出未按规定披露为徐茂栋控制的企业借款担保、成立基金以收购徐控制的资产以及徐控制的企业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及关联交易情况等问题。天马股份和徐茂栋等人因此领了罚单。当年10月,证监会决定对徐茂栋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星河系”创始人徐茂栋的资本挪腾术

  徐茂栋经常被媒体称为“资本玩家”或“壳玩家”。

  他个人的主要资产是北京星河世界集团和星河互联集团。其中,2015年星河世界集团旗下的团购网站窝窝团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度市值超过了3亿美元;星河互联集团投资并联合创建了百余家互联网公司,徐茂栋曾因此上榜过“胡润中国最佳早期投资人”。

  2016年更是徐茂栋在国内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一年,先后入主了步森股份和天马股份两家上市公司。其中,在步森股份上,徐茂栋累计投入10.9129亿元(不含利息)购得该公司29.86%的股份。在其接手后,步森股份开始由传统服装企业向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转型。

  然而,还未等步森股份转型有所成效,刚做了一年多实控人的徐茂栋又选择转手出售。2017年10月,他以10.66亿元的价格,将所持的步森股份16%股份转让给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安见科技”),并承诺将余下13.86%股权附有的投票权也委托给安见科技。

  两个月后,步森股份和天马股份股价双双闪崩,事后被指是因天马股份控股方的一笔质押跌破平仓线后未能补仓违约所致。媒体进一步发现,徐茂栋已将其持有的股权尽数质押融资,其他质押盘也面临着到期风险。徐茂栋的“资本挪腾术”因而“原形毕露”,被媒体总结为:筹资购买上市公司股份,再质押融资,最后高价套现、金蝉脱壳。

  ST步森陷股东纷争 业绩萎靡

  作为徐茂栋的接盘方,安见科技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安见科技的实控人赵春霞,同时也是互金平台“爱投资”的实控人,该平台在2018年年中“爆雷”,赵春霞也以养病为由出走境外。2019年,安见科技持有的ST步森股票被司法拍卖,接手的是以技术开发、咨询和转让为主营业务的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简称“东方恒正”)。但东方恒正“上位”后,赵春霞仍担任着ST步森董事长,双方争端就此爆发。先是上市公司将东方恒正告上法庭,指其不具备上市公司股东资格;作为反击,东方恒正提议罢免赵春霞等董事。

  最后,在2019年年末,ST步森的控制权之战以赵春霞被罢免,东方恒正实控人王春江任职新董事长告终。2020年6月,ST步森发布公告,免去原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爱投资”平台运营方)金融部业务总监封雪在该公司的总经理职务,安见科技的势力被进一步扫清。

  易主后的ST步森逐步回到了“老本行”男装服饰业务。ST步森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5亿元,同比减少19.93%,净利润-3868.46万元,同比减少796.15%,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012.18万元,同比减551.04%。该公司解释称,由于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较大,主营业务受损严重,收入及利润较去年同期降幅较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

中国银行业协会:6月末全国已有消费金融公司26家

  原标题:6月末全国已有消费金融公司26家

  来源:经济日报

  本报北京8月19日讯 记者郭子源报道:19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在京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发展报告(2020)》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消费金融公司已发展到26家,注册资本433.4亿元,资产规模4861.5亿元,贷款余额4686.1亿元。

  中国银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是互联网金融继续深化整治之年,消费金融公司持续优化内控制度体系的建设与完善,加大对产品、数据和流程的梳理与合规性管理。同时,不断加大资产的管理与处置力度,积极化解风险。截至报告发布前,已有近半数机构将资产划入不良的标准从逾期90天调整至60天,行业平均拨备覆盖率提升至186.34%。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行业多数机构研发投入占比均达到了5%以上,几乎全部机构实现了智能化营销和贷后管理以及大数据化风险控制,部分机构实现了基于区块链的互联网法院催收等尖端应用,少数机构实现了金融科技对外输出、赋能消费信贷全行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

美国疾控中心:计划通过污水检测监控新冠病毒的传播

  原标题:美疾控中心:计划通过污水检测监控新冠病毒的传播

  据美国媒体当地时间8月18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已经启动了一项新的计划,该计划将监控新冠病毒在污水中的扩散。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其网站更新声明称,新的废水监测系统将帮助当地公共卫生部门更好地了解新冠病毒传播,可以通过检测居民区和公共场所的污水中新冠病毒的遗留物质来跟踪其在社区中的扩散程度。

  此前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确诊患病者和已经感染但尚未出现新冠症状人群的粪便中被发现。由于目前测试的延迟和对接触者有限的追踪,这一计划将是有效的补充办法,通过提升对废水检测的频率,可以很好地了解这种疾病在某地区的扩散程度。(央视记者 许弢 许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薛永玮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

张家界上半年亏损六千万元:旅行社服务收入同比下降88%

  原标题:张家界上半年亏损六千万元,旅行社服务收入同比下降88%

  澎湃新闻记者 唐莹莹

  8月18日,张家界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张家界,000430.SZ)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0年上半年年报。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张家界营业收入3581.62万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减少78.93%;净亏损6159.55万元,净利润同比下滑846.21%。

  张家界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旗下景区景点、景区运输及酒店接待人数严重下滑,营业收入大幅减少。

  从产品来看,张家界旅行社服务收入497.2万元,同比下降88.07%;环保客运服务收入1276.79万元,同比减少79.25%;观光电车收入399.25万元,同比减少82.09%;宝峰湖景区收入441.43万元,同比减少78.72%;杨家界索道收入580.64万元,同比减少74.85%;张国际酒店收入291.82万元,同比减少54.6%。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张半年,张家界的旅行社服务、环保客运服务和观光电车占总营收的比重均有所下降。其中旅行社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13.88%,同比下降10.64个百分点;环保客运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35.65%,同比下降0.55个百分点;观光电车收入占总营收比重11.15%,同比下降1.96个百分点。

  不过,其他产品如宝峰湖景区、杨家界索道、张国际酒店、房屋租赁、大庸古城等占营收比重都有所提高。此外,今年上半年,张家界的收入中还新增了广告代理收入,录得50.94万元,占营收比重的1.42%。

  张家界在半年报中指出,公司面临的风险包括:

  一是本土逐渐发展起来一批成熟的景点景区对旅游客源进行竞争,同时还面临着外来集团化的旅游企业进入张家界旅游市场,他们在产品开发、服务创新和宣传促销等方面展开竞争,将成为公司面临的新挑战;

  二是公司旗下宝峰湖、观光电车等景区,多年未提质升级,竞争力弱化;三是环保客运受大景区门票降价和优惠票价影响,收入下降等;

  三是由于旅游业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性,旅游业也容易受到政治、经济、军事、社会、自然灾害、突发事件、重大疫情等各种重大事件的影响而出现波动,并对企业的经营及其业绩产生影响。

  对此,张家界指出,公司的应对措施有:加大市场营销力度;着力优化产业机构,推进产品提质增效;积极推进门票分离,全力推进环保客运公司环保车票与景区大门票分离工作等。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

上海副市长龚道安被查 为今年公安系统落马第三“虎”

  昨日,龚道安突然落马。

  昨日下午14点,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以下简称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龚道安是本月首名被查的省部级干部,也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上海落马“首虎”。

  龚道安在上海任职仅三年。公开资料显示,“60后”的龚道安是湖南澧县人,早年曾在湖北省工作,历任湖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重案侦查处处长、行动技术总队总队长等职务,随后出任湖北省咸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此后,龚道安赴中央任职,先后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局长等职。

  2017年6月,龚道安“空降”上海,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等职,2018年1月升任上海市副市长。据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显示,龚道安任副市长期间分管市公安局,市司法局及市监狱管理局,联系市高院,市检察院,负责公安、司法行政、社会稳定、道路交通安全等工作。

  龚道安是在任上落马的。据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消息,今年7月31日,国务院召开全国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龚道安参加会议。8月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上海市长江退捕与禁捕工作方案》的通知,通知指出,要在市公安局设立市打击长江上海段非法捕捞专项整治行动联合指挥部,由龚道安副市长任主任。此后,龚道安未再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党的十八大以来,包括龚道安在内,上海共有三名省部级干部落马,其他两人分别是上海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艾宝俊和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艾宝俊于2015年11月被通报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月被“双开”。2017年4月,艾宝俊因受贿、贪污罪被判有期徒刑17年。2017年3月,陈旭接受组织调查,两个月后被开除党籍,后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

  今年以来,中纪委网站已发布三名公安系统省部级干部落马消息,他们分别是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以及此次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龚道安。

  扶婧颖

【编辑:陈海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jatemusica.com